敢把雄心入华林——记解决方案部 X 销售部2019年团建

需求背景

时光一去永不回,一转眼,2019年的三分之二就过去了,又是一年八月中。

每年适逢七八月,极海的两大“武林大会”——WGDC和用户大会就会纷至沓来,“极海人”们都会张开怀抱迎来送往,接待四海宾朋,共商“智能决策”的未来。所以每年的七八两月都对极海有着不俗的意义。而当时间的车轮走到八月的尽头,大幕落下,筵席撤去,“极海人”望着朋友们远去的背影,回忆着刚刚过去的这一次精彩的聚会,心中既欣慰又憧憬,还怀着些许小小的失落。欣慰我们在经济谷底依然能用双脚支撑着梦想,坚定的前行;憧憬未来在经济复苏的背景中会有怎样的光明;而失落,更多的是一种畅谈尽欢过后的空虚。此刻的极海人,急需一段悠闲的时光缓解兴奋之后的低落,放平激昂慷慨的心绪,犒劳疲乏酸痛的身体,迎接2019年最后三分之一的终极挑战。

alt

团建,在这个当口,恰如其分。8月26日,用户大会结束后的周一,在每日例行的“解决方案部 X 销售部”联名午餐暨工作研讨会上,大家一拍即合,强调了“团建”项目的必要性和紧迫性,认为“团建”能够很好的缓解大家的工作疲劳感,提振兄弟们的工作热情,帮助各位同仁更平滑的度过一次工作峰值之后的低谷期,保证接下来足够的生产力。“团建”项目箭在弦上,刻不容缓。

项目计划

8月26日的联名午餐会,在提出了“团建”项目这个中心议题后,被迅速转变为了项目启动会。会上,解决方案部总监王红亮同志牵头,立刻组建了由“解决方案部”和“销售部”全体成员组成的“团建”项目组,王红亮同志担任项目总负责人,并向大家致辞。在致辞中,王红亮同志更加明确了“团建项目”的核心诉求是让同志们得到最大程度的身体放松和心理愉悦,为接下里2019年度的收官做好充足的准备。同志们群情激昂,都表示要为“团建项目”的顺利实施添砖加瓦,贡献力量。

由于解决方案部和销售部承担着项目联络、客户售前和项目实施的任务,出差是成员们的家常便饭,团队人员常年处于不能凑齐的状态,在8月的这最后一周,依然有4项出差的任务等待着大家。但是在得知这次“团建”项目后,大家还是坚决表示会为“团建”项目积极协调时间,喊出了 “绝不拖组织后腿!不做组织吊车尾!不把组织拉下水!”的项目实施宣言。

保证会后,在同志们的争相认领下,项目组人员分工迅速确定,大家都跃跃欲试。

alt

项目实施团队全面组建完成后,于周一下午迅速召开了第一次项目办公会,会上否决了马若宇同志提出的项目实施方案,同时确定了郭艳同志提出的实施方案的可行性及核心地位,并依照该项目实施方案,起草了项目实施计划,并将项目交付日期初步确定在周五、周六两天。

alt alt

由于解决方案部和销售部每日工作任务繁杂,在周一一顿击锣密鼓的“团建”项目会议后,这事儿就被暂时搁置下来了,大家来不及憧憬就迅速投入到了其他日常工作中,该出差出差,该写标书写标书,该开会开会,该忙项目忙项目。大家也都清楚,“团建”虽好,也只是忙里偷闲,忙碌才是生活的常态,要是因为惦记着“团建”而耽误了工作,那滋味,谁加班谁知道。

周四晚上,在得到了“所有外出工作同志均可按正常计划返京参加团建项目”的确认信息后,在京同志们在王红亮同志的带领下召开了最后一次项目动员会,会上大家再次明确了各自的分工任务和项目实施章程,为确保项目的顺利实施奠定了基础。同志们积蓄了4天的热情,化作如炬的目光,眼看着就要被点燃了。不过,在会上大家依旧相互提醒,站好周五上午的最后一班岗,顺利完成周五上午的两场客户交流任务。

欢乐的时光马上就要到来了。

项目实施

周五下午2点,随着周建彤同志从长春出差返京顺利到达北京南站,加上前一天从福建返京的叶海波同志、从天津返京的郭艳同志和从重庆返京的张京涛同志,所有外出人员均顺利完成本周任务,阻碍“团建”项目开展的最后警报解除,项目正式启动。

alt

下午3点钟,采购小队准时来到提前踩好点的某大型连锁超市(不给钱不给做广告),拿着王大厨于周四晚整理出来的聚餐计划采购清单,开始食材采购工作。具体分工为郭经理负责检视、挑选食材,保证食材质量;马同志负责推车并对照清单进行查缺补漏,保证没有任何遗漏。

采购过程中,我们不禁为王大厨精确的量词使用感到折服,瓶、块、颗、根、头、罐、把、两、只、枚、个,随便一写就是11种不同的量词,王大厨对待“团建”项目的态度,值得点赞。同样让我们感到“折服”的还有超市里大妈们“排队”能力,只见她们身法灵动,走位飘逸,还不惧碰撞,英勇无前,须臾之间就能从各个方向对对手实现超越,好生厉害,赛得郭经理频频摇头,不由感叹实在是有差距。兜兜转转45分钟,采购小队终于在预算内成功完成了组织安排的采购任务。

alt

下午4点,1小队4人外带叶女士的闺女共5人集合完毕,正式启程前往项目实施地。目的地位于北京市怀柔区白河湾镇,行程在2个小时左右,左左不了多少,主要是右,因为北京周五的出城高峰,谁堵过谁知道,比如2小队的同志们。为了避开车流,1小队先行出发,事实证明这个决策是无比正确的。从五环到京承高速,再到京密高速,1小队的行车过程总体还是非常通畅的,通畅到副驾上的赵子文同志情不自禁得一边玩手游一边唱德云金曲《五环之歌》,引起驾驶员马司机的频频侧目和不满,甚至一度准备召开车内会议弹劾副驾驶并取消其副驾驶资格。

alt

去年年底,解决方案部承接过一个《北京高品质发展与非首都功能疏解监测平台》项目,平台在“大城市病治理”的模块详细记录了北京改善空气质量的成果,数据表明北京的空气质量一路向好,治理工作颇有成效。在行进的路上,我们更加深切的体会到数据反映出来的空气质量改善。有图为证,郭经理以人格担保绝对原图,没有P过,就算P过也是华为手机自己动的手。

alt

一路上晴空万里,天空蓝的让人倍感惬意,再点缀上零星的薄云,更显得安逸和闲适。一路上大家除了马司机一直专注于享受驾驶的乐趣,其余同志时而高歌,时而小憩,都在为晚上的狂欢积蓄着力量。

下了高速就是一个小时的盘山路。道路虽只有一个行车道,但是路况条件很好,再加上山中景色秀丽,环绕之间,有时一头扎进两山之间,看山峦从耳边飞啸而过;有时刚绕过一个发卡弯,前方就是一片坦荡豁然;又有时罕有一条坦途,与河流相伴,共同出演一个“秋名山”的片段。在城市的高楼林立里困了太久,即使对眼前这些并不算什么突出的景色,大家都格外珍惜。

傍晚6点,我们的车准时停在我们的目的地门前。民宿是郭经理极力推荐的,是个极富设计感的新派四合院,叫“小鱼海棠”。之前早就在群里传阅了这院子的“定妆照”,绝对是民宿中的五星级。然而大家都是混互联网的,对这个“照骗”的时代看得彻彻底底,谁也不敢轻信。如今近在眼前,都想亲眼看看这个今天属于我们的院子。老板早就在院门口迎接我们,我们几个人跳下车,车门都没来得及关,就迫不及待的冲进了院子。除了赵副驾驶一头扎进了洗手间,其余四个人分头视察起我们的领地。一番查验之后,终于不得不承认,这地儿确实是民宿中的战斗机。可以上图了。

alt alt

不得不说,在大山里,在河湾旁,在夏末秋初的傍晚走进这样一座典雅轻奢的小院子,所有被车水马龙、被声色犬马、被光怪陆离浸染的现代人都会沦陷其中,奋不顾身的拥入它的怀抱。(照片有的是,词也有的是,但是同样没给钱,所以不写了。)

搬完车上带的行李和食材,我们秉着“先来后到”的原则,充分发挥先到的优势挑好了自己晚上的房间。下图就是马司机和赵副驾驶的粉嫩小屋。当然了,我们也没有忘记堵在路上的二小队,把四间房间里最大的一间留给了他们。

alt

房间分配完毕之后,一小队安顿好自己的行李,一头扎进了厨房,开始准备火锅的各种食材。看着平时在办公室里指点江山的同事们开始在厨房里各显神通,感觉有些魔幻,有的人(叶女士),一刻不停的开始了自己的秀。

周建彤同志在前些天深夜钻研运维程序难题,偶有突破,获得了些进境,大喜之下乐极生悲,脚下打滑,不慎伤了前齿。组织为了表达对同志的关怀,决定火锅之余专门为他做些粥吃,强作病号饭。叶女士自告奋勇,特意从家里带来了小米和其他一些豆类,要为建彤熬制爱心八宝粥。于是,精彩的时刻就出现了。

alt

叶海波女士先是跟炉灶大战300回合,僵持了10分钟未能驯服,始终不能唤醒火焰。无奈之下只好找来房东,看着人家简简单单历时5秒,炉子里就绽放出突突的火苗,叶女士只好露出尴尬的微笑。不过这都不要紧,毕竟是客场作战。房东走后,叶女士立刻重整精神,在两个电饭煲和一个炒锅中间果断选择了炒锅用来熬粥,在郭经理的反复质疑中依旧不为所动,云淡风轻的飘出一句“我们家都是这样熬粥的”,直接试图用家庭生活经验占领上风,郭经理转头问向叶女士的女儿,“你妈妈平时做饭吗”,女儿挑了挑眉,跑开了。摆脱了舆论束缚的叶女士终于放开了手脚,各种操作起来。这粥,想来也只是建彤一个人的口粮,郭经理也就得过且过了。

大家洗洗刷刷忙忙碌碌,时间很快过去,菜也从整齐齐的一袋一袋变成了水灵灵的一盘一盘,规规矩矩得码放在桌上,只差火锅底料就可以开始晚宴。正好二小队也是终于踏着夜幕前来汇合,王大厨风风火火地冲进厨房,使出一招“神魔退散”把所有同志全部清离,一个人左手锅右手铲开始表演起来。

alt

王大厨对于烹饪有着极强的热情,办公桌上常年放着一本美食日历,年初更是立下豪言,誓要一年掌握300道菜。马同志拿着为底料调鲜准备的一大罐刚打开的啤酒,恭恭敬敬的等在王大厨身后,以期可以把剩下的啤酒眯了,没想到王大厨毫不犹豫得把整罐啤酒倒了个底掉,递给马同志一个空罐,留下马同志尴尬得称赞:“好狠”…

大厨忙着的时候,涛哥化身DJ,熟练的打开KTV和话筒,一段激昂的暖场演说之后,上来就是一首《鸿雁》,高亢嘹亮的嗓音不提,单说这做派,一动一静之间霸气喷薄而出,一看就是唱遍朝阳不让海淀的气势。大家伙儿受到DJ张的感染,纷纷献艺,场面十分活跃。

alt

晚上8点钟,底料出锅,大家围坐在桌边,准备开宴。DJ张一秒切换成酒保张,给大家饱含感情地介绍了四款“狸”牌私家精酿的啤酒,以及一款日本青梅酒。大家虽然听得有些云里雾里,但还是藏不住跃跃欲试的冲动,各自斟满一杯捧在手中细细品尝。王哥作为总负责人稍作发言,三两句间,十个酒杯就急不可耐的碰在了一起。随后,涛哥就接过了王哥手中的枪,开始了自己标志性的“打圈之旅”。其他人也心领神会,各自找到自己的战斗方针,场面瞬间炸开:

  • 涛哥一如既往的强势,杯杯净盏盏干,豪气飘得比火锅蒸汽都高;
  • 王哥虽然还在饱受鼻炎过敏的困扰,但也端着酒杯一边小酌一边娓娓道来对每个人的期望,对团队的关爱溢于言表;
  • 郭姐一边说着“我喝不了多少”,一边把手里的一满杯直接干掉,然后放出朗朗的笑声;
  • 小玲儿姐则与郭姐相反,一边微笑,一边反复强调“我还能喝一点”,充分释放着平时一直被压抑的畅饮之潜能,云淡风轻中令众人刮目相看;
  • 子文,就算是酒也改变不了他内敛的风格,喝着同样的酒,却挥洒着别人比不了的儒气,再配上温柔的《夜曲》,简直是迷倒姑娘们的必备;
  • 叶姐一改往日的淳朴,频频以“看孩子”为由溜号,害得众人只能跟她母女玩猫捉老鼠的游戏;
  • 小姑娘由最开始的羞涩变得活泼起来,拿着水杯穿梭在众人间,做一个没有感情的“碰杯机器”;
  • 建彤受限于受伤的牙齿,不能喝酒,悠闲得用左手支着脑袋撑在桌子上,坐山观虎,不时右手舀点叶女士特制爱心粥,也算舒适;
  • 若宇则在豪饮之间见缝插针得插科打诨,烘托一下气氛。

席间觥筹交错,推杯换盏,再衬托上火锅咕嘟咕嘟冒出的白气,一派人间烟火,透过落地窗看进去,又仿佛仙气缭绕,好不热闹。这一刻,喝的不是酒,是人情,和大千世界。

alt

就这样,8点,9点,10点,11点,快乐的气氛一直持续着。这期间,有人离席去屋外赏赏秋月,有人得暇回屋子写了段代码,甚至有人正大光明的回房间沐浴更衣之后又重返战场,不论怎样,“战场核心”的精彩大戏一直进行着,每个人都是这部戏的一部分,可以选择大大方方得站上舞台中央来段独舞,等待定格时台下的喝彩;也可以选择暂时退居幕后,端端正正的在台下当个观众。不必刻意去迁就团队,每个人都是环境的一部分,团队也容得下每个人的自我和独特。这样的相处,再舒服不过了吧。

alt

眼看着时钟逐渐逼近12点,大家仿佛收到了某种暗语,纷纷开始打扫战场。根据事先的安排,下一个环节是集体活动时间。马同志为大家精心准备了一款名叫《西游记》的纸牌游戏,在简单的规则介绍后,大家就开始了“取经之路”。游戏本身倒是不足为奇,但是每局游戏的输家要在群里发根据游戏情况决定金额的红包给大家。抢红包的快乐与游戏本身的乐趣相互交融,又相互推进,大家玩得好不火热,一直玩到凌晨3点还意犹未尽。考虑到第二天的行程,和团队中老年人的生活作息,大家一致决定暂时休战次日再战。

项目收尾

按照原有的团建安排,第二天的内容相比第一天要更加悠闲一些,让大家在惬意的自然环境中放松身心。由于前一天大家激战到深夜,原本上午安排的涧边徒步活动被顺延到了下午,上午的时间留给大家自由安排。

既然是自由安排,那么做为团队中熬夜种子选手的若宇和子文自然就安排成了睡觉活动。中午11点,当若宇推开餐厅门的时候,屋子里的所有人脸上都挂着一种“这孩子终于起床了”的微笑。听说团队里早睡早起型的选手们依旧发挥出色,8点钟就纷纷起床出门兜风,还顺手买了玉米回来。若宇吃了一根玉米,味道非常的OK。

随着若宇和子文起床归队,团队人员再次到齐。收拾妥当之后,大家齐齐走出院门,没过多久又齐齐走了回来。北京怀柔山区里的阳光带来的温暖和明亮让我们这些天天穿梭在写字楼中间的“社会人”有些难以招架,跟老板交涉之后,老板同意我们在退房后继续留在餐厅里避避暑。大家伙儿就围坐在餐桌旁,重走“取经之路”。经过了一夜的沉淀和消化,大家对于游戏的理解和思路都有了很大的提升,战局相比前一天晚上可谓是千变万化,大家各显神通,有冤的报冤,有仇的报仇,没冤没仇的就在一旁跳着脚拱火,好不刺激。

下午两点半,在阳光最毒辣的时候,由于下一家住户的到来,我们只好被迫出去享受日光浴了。经过一番寻山觅景的周折后,我们终于走上了涧边的“康庄大道”,好在山路盘山而行,多被山中的植被所荫蔽,我们才少受些炙烤和折磨。走在山路上,左手边是潺潺的流水,右手边是郁郁的青山,头上是热情的骄阳,脚下是活泼的毛毛虫们,此情此景令人心神怡然,不由的胸中生出一股豪情,脚步也变得坚定且飘逸起来。

alt

来之前做功课的时候,意外得知这条路的中段是电影《让子弹飞》的外景拍摄地,我们也就把那里当作了我们徒步之旅的目的地。走了约半个钟头,山间小路被满地的碎石取代,抬头一望,来到一片开阔之所在。低头仔细观瞧,地上的两根铁轨隐在碎石中,深藏功与名。曾经这铁轨也承载着马拉火车,车上的葛优大爷和发哥吃着火锅还唱着歌,突然就被麻匪劫了,劫他们的姜文大爷吹吹枪管,吐出了那句经典的“让子弹飞一会”。如今,火车再也不用马拉了,麻匪这个职业灭绝了,这片蓝天下多少年也没见过能飞着的子弹了,唯有这两根铁轨,还静静地躺在这里,看着周围的物是人非,在沧海桑田中处变不惊,颇有些唯我独尊的气势。

alt

来都来了,一张大合影当然是必不可少的。如今这个和平的社会,子弹是飞不了了,能飞上天的只有理想和奋斗的愿望,这些,最好能飞多久就飞多久吧。

夕阳中,我们驱车返程。途中小驻,在一家农家乐体验了顺义的保留节目——烤虹鳟鱼,以此作为我们此行的收尾。杯盘间回荡着对这段短暂而又璀璨的夏末之行的赞美与不舍,从夕阳西照聊到了月挂东梢。要我说,赞美是好,可不舍却大可不必,毕竟年中总结会上,昊总端着酒杯已经跟我们完成了成绩和年终团建的对赌,我们要做的跟平时无差,拿下就完事了

alt

周六晚上10点,全员安全回家,30个小时的团建圆满结束。撒花。

项目总结

每年的8月份都对极海来说至关重要。“极海人”在这个当口暂时停下忙碌的脚步,站定,双手叉腰,扭回头,望一望来时的路。看清来路,排除后顾之忧,才能更有山海无阻、筚路蓝缕的勇气。

今年的大环境寒冬凛冽,大家纷纷裹紧棉袄,疲于自保,给极海也出了个不大不小的难题。不过“极海人”始终相信,暴风雪不仅会吓退其他的登山爱好者,更会带给技术高超且准备充足的登山家更加传奇的成就。而这“准备充足”,除了创业之路上不可或缺的“明知有虎偏上山,愈是艰险愈向前”的胆魄,还有自身内力的沉淀与打磨。越是身处乱世之时,越需要稳住心神修炼更加精纯的内功。古有诸葛亮身在茅庐而知天下事,我们虽不敢妄自比古,但把团建之地选在郊区深山之中,也颇有此意。

冰天雪地中独入深山,修身养性,敢把雄心入华林; 春意盎然时足踏崖石,振臂长啸,欲将经纶天下知。

极海人,始终在攀登。待到厚积薄发时,来路诸险,脚下诸峰,尽为风景。

宇牧之戈

继续阅读此作者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