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玩位置数据——提出问题

《怎么玩位置数据——追本溯源》中我们探讨了拓展视野,大量观察的重要性。观察的目的是为了发现新的现象,从而提出一些深刻的问题。比如我们都知道火是热的是因为内部粒子运动剧烈,平均动能高所致,但是亚里士多德显然没有这方面的知识,因此亚里士多德需要去刨根问底,还有很多东西需要理解和学习最终形成知识,最终达到一个高中生的水平。

如果亚里士多德们提不出“火为什么是热的”这个问题,那么科学就不会进步。观察是科学发现的起点,问题就是科学发现起点的命题。前者是一种表面现象,而后者则是科学进步和知识增长的本质。更进一步说,仅有观察绝不会产生问题,只有把观察与已有的知识比较时,才可能产生问题,所以问题产生于对知识背景的分析。

提出问题往往比解决一个问题更重要,因为解决问题也许仅是一个数学上的或实验上的技巧而已。而提出新的问题,新的可能性,从新的角度去看旧问题,却需要有创造性的想象力,而且标志着科学的真正进步。——爱因斯坦

古人云:“学贵知疑,大疑则大进,小疑则小进。疑者,觉悟之机也。”

让我们看两个通过地理观察提出问题,并最终产生深远意义的事情。

天圆如张盖,地方如棋局

“盖天说”是中国古代的一种宇宙学说,认为天像一个圆锅盖在大地之上。盖天说最早在西周时期已经出现,当时认为天尊地卑,天圆地方,认为“天圆如张盖,地方如棋局”,穹隆状的天覆盖在呈正方形的平直大地上。古埃及人的天地观测认为,世界是一只方盒子,稍呈凹形的大地是盒子的底,天是盒子的顶,撑在从大地四角升起的四座大山顶上。古希腊人凭直觉断定大地是圆球形。这一见解是由哲学家、数学家毕达哥斯拉于公元前后基于球形是完美的形状这一哲学思辨的基础上提出来的。这些都是推测,就像火是热的一样,并没有人去考证缘由。

后来,年仅17岁的亚里士多德进入柏拉图学院,成为第一个寻找证据证明地球是圆的人。此后的的12年中,他四处旅行,周游了希腊和爱琴海周边地区。他发现当一个人从北向南或从南向北旅行时,前方星星总是从地面升起,后方的星星则会消失在地平线下。船只驶去,总是船体先消失在视野。太阳总是从西边落下,然后第二天早上又从东方升起。如果地球是漂浮在水面的盘子,那么太阳是如何跑到水下面的?除非它是一个球形!

嘿!是不是可以拼一块儿?

德国有一个名叫阿尔弗雷德·魏格纳的气象学家,从小长在一个牧师家庭,排行老五,最末一个。老爹是个探险爱好者,去过很多地方。魏格纳从小立志做一个优秀的探险家。哥们儿极其博学,先后在柏林、海德尔堡和因斯布鲁克学习了物理、气象和天文。1902至1903年在天文台作助理,1905年柏林洪堡大学气象专业毕业后就和开始玩儿气球,玩的还挺牛叉。次年去了格陵兰岛探险,建立了第一个气象站,用风筝和气球观测北极气候。挺玩命的事儿,探险队长和两个同事都玩儿死了,可见老兄差不多都做好了献身探险和气象事业准备。

后来哥们去了马尔堡大学担任气象学,天文学和宇宙物理学应用讲师。1910年的某天,老魏因伤寒患了发烧重感冒,不得不卧床休息,接受百无聊赖的治疗。魏格纳每天就吃了睡,睡了吃,醒来就东张西望,哪儿也去不了。恰巧墙上挂了衣服地图,还正好是把德国放中间的地图,他就每天看盯着地图消磨时光。搞气象的人就是思维奔逸,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乘气球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一览众山小的感觉。就在那天,一个气象学家突然问:你看非洲西海岸和南美东海岸是不是能拼一起?我要是医生一定觉得是烧糊涂了,吃药时间到了!

在那个年代,不只是医生觉得吃药时间到了,几乎所有的地质学家都觉得他该吃药了。尽管很多考古学和生物学证据都支持魏格纳的观点,但那个年代“海陆固定论”是一种主流的观点,大家都觉得一个气象学家来掺和地质学的事情不足挂齿,无人问津不被认可,直到40年后“大陆漂移学说”才逐渐被认可。

下次讲讲地理位置分析的事情。

伽利略把两个不同重量的物体从比萨斜塔上扔下,谁先落地?这个实验在科学知识发展中的地位微不足道。但这一命题放四海而皆准,用普遍的规律进行完全的解释。通过提问,最终获取到所有事实的知识是科学研究的目标。对于一个企业来说,知识是企业的无形资产!


欢迎从GeoHey获取地理和位置相关的数据、知识、服务

访问网站 http://geohey.com

联系我们 contact@geohey.com

长按扫码关注公众号

Nathan Gao

Map Gallery:https://geohey.com/gallery/gmchocolate 微信:gmchocol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