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了假的地铁线路图

这还得从我刚来北京那会说起。

某天我想和小伙伴去十三陵看看,我充分吸取了想去圆明园结果跑去颐和园的经验教训,决定提前研究好路线。

我对十三陵的位置只有一个大概的认识(似乎在北边),作为一个时刻关心环保的人(穷b),我当然要选择坐地铁啦。

于是我翻出一张地铁线路图,花了十秒找到了十三陵景区站,在昌平线。

我和小伙伴住的地方比较近,我们约好从霍营站出发。我研究了一会线路图,发现从霍营到十三陵景区的距离大概是从霍营到公司(5号线惠新西街北口)的距离的两倍。

s

我平时去公司要20分钟,所以20分钟的两倍就是40分钟啦,并不需要写代码就能算出来。

于是我告诉小伙伴周末先睡个懒觉,10点出发,10点40就能看到朱棣睡觉的地方啦。

当然后面是个悲惨的故事,我们下午2点才到达长陵,等开放的几个陵都走完,天都快黑了。

最后小伙伴们无视了我觉得误差在允许范围内的辩解,一致决定由我当背锅侠。

在背锅的时候,我不禁思考,我到底哪弄错了呢。除掉从地铁站到真正的景区还要一个多小时我失算了以外,似乎坐地铁的时间也比想象的长了一倍。

回到家后,在地图上看到真正的地铁线路时,我才发现地铁线路图和真实的路线实在是差得不是一点半点,画的简直不是同一个东西。

当然,作为一个善于总结经验教训的人,我开始研究起地铁线路图究竟是怎样画出来的。


在1863年,伦敦刚开始修建地铁时,地铁线路图画得和地图分毫不差↓。但是人们发现,随着地铁线路的增多,线路图越来越像一团乱麻,根本找不到自己要坐哪条线。

1863年伦敦地铁图[1]

于是一位忍无可忍的设计师重新设计了线路图↓,将地铁线排列得更加有秩序一点,但是相应的和真实地图会稍微有点偏差。

1926年Fred Stingemore绘制的伦敦地铁线路图[2]

这样的设计效果立竿见影,线路图变得简洁多了。

再后来,另一位设计师将线路图画得更加抽象↓,只用水平、垂直以及45度角的线条,地铁线变得更加抽象了。

1931年Harry Beck绘制的伦敦地铁线路图[3]

从这以后,全世界地铁线路的设计方案也都是朝着牺牲真实性,提高可读性的方向走。但是在图变得美观的同时,也常常会让用户产生误解,特别是站点间距离的偏差。

下面是我自己做的一张北京地铁线路图和真实线路的过渡动态图


  • 北京地铁线路动态图原始数据来自GeoHey平台公共数据
  • 图片[1][2][3]来自蘑蘑蘑菇的专栏文章link

jiulong

继续阅读此作者的更多文章

Beij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