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袋怪物Pokémon Go 中的地理技术展望

口袋怪物(又译作精灵宝可梦),火不火自不必说了,可惜和大陆玩家关系不大。对于其成功的原因,各有各的分析。做VR的说这是增强现实的功劳,做内容说真正的关键是任天堂的超级IP,我们做地理技术的,自然也不甘落后,这里面的LBS啊,GIS啊,有专家给你娓娓道来。

San Diego州立大学的地理教授Ming-Hsiang Tsou(邹教授)最近写了篇文章,谈了谈这款红遍全球的游戏对GIS和LBS技术的推进和创新。我编译了一下,大家参考。

1、饥饿游戏2.0
口袋怪物可以类比为饥饿游戏2.0,其中的游戏逻辑是一致的:都是不同的族群互相竞争并占领某个地理实体。游戏的中心控制者使用一些事物来吸引或者攻击游戏的参与者。而不同的事物或者怪物要符合它们生存的栖息地特征。唯独不同的是,饥饿游戏强制要求参与游戏。Pokémon Go包含的空间信息技术有:使用谷歌地图,地物兴趣点,使用GPS追踪,靠近怪物的时候有特定距离的缓冲区,还有地理围栏,用户贡献的地理信息(就是所谓的VGI--怪物的位置都是在Niantic上一款游戏Ingress贡献的),土地利用分类(不同怪物得出现在不同的土地类型上),还有时态GIS(5分钟以后,怪物会重新出现)。

2、聪明的商业模式
Pokémon GO 有特别让人佩服的商业模式。虽然是一款免费游戏,但游戏参与者可以购买各种道具,Poké Balls, 是用来吸引小怪物的,Lucky Eggs是用来加倍经验的,还有Lure Modules等其它的道具,以此来增加游戏体验。要想打到高等级的小怪物,你可能不得不购买Poke Balls才行。
围绕LBS,也有一些聪明的模式在这个游戏中使用。比如,饭店,加油站,购物中心可以通过购买付费服务在他们店附近增加精灵驿站的数量,或者直接把他们的店所在地点作为一个口袋道馆(Gyms)。他们的用户可以购买Lure Modules来获得店家的打折服务。旅游公司可以将他们经营的景点变成一个半天或者全天的口袋怪物打怪旅程。Yelp甚至已经增加了一个类别,就是在这个店铺附近有没有一个精灵驿站。

3、口袋怪物中的地理:位置,位置,位置!
在Pokémon GO这个游戏中,有许多创新的元素,包括虚拟的地理寻宝,基于位置的游戏系统,现实增强,高度聚焦本地的地图,当然还有Pokeman本身也是一个非常成功的IP。但是在邹教授看来,口袋怪物成功最重要的原因是其中的围绕地理位置的游戏因素。他自己第一天就把AR关掉了,因为这个虚拟体验很快就不是促使玩家持续玩游戏的动力,反而很费电。而持续的兴趣点还是游戏吸引了玩家去一个未知的世界,与现实去交互,在地图中导引行进发现怪物和宝藏。可以总结一句话,口袋怪物的核心精神就是发现和探索未知世界。

纯从地理的角度去分析,有几点与GIS关系非常密切的技术,总结如下:

精灵驿站的空间不一致性。

早已有玩家抱怨说相比在城市地区和大城市里,农村地区或者小城市精灵驿站和口袋道馆都非常少。这是因为怪物位置的选择,源自Niantic另一款游戏Ingress的Portal,这些Portal其实都是大家在游戏过程中通过众包的方式提供的。在Ingress中,玩家可以提交他们推荐的地标,经纬度或者带位置的照片。在Ingress玩家提交的1500万个Portal中,选择了其中的500万作为口袋怪物中的精灵驿站和怪物道馆。

那么到底哪些人是Ingress的玩家呢?经过统计,大部分玩家的年龄在25-44岁之间,使用安卓操作系统,说英语。 ( https://medium.com/@bethwinegarner/the-2015-ingress-demographic-survey-6e7181790069#.83nba3vhm ). 根据这篇文章的作者所说,63%的玩家分布在城市中,28.2%是在郊区,只有8.6%是在农村。这个数字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只有非常少的精灵驿站出现在农村地区。还有一个有趣的统计显示,44%的Ingress玩家并不常玩电子游戏(https://medium.com/@bethwinegarner/the-2015-ingress-demographic-survey-6e7181790069#.83nba3vhm ).

位置隐私,位置欺骗和地理围栏 在正式版之前,口袋怪物保留了每个精灵驿站的细节地图,用来显示玩家是在哪儿抓住小精灵的。应为隐私的原因,在正式版中,这个地图被移除了。因为大多数的玩家都是在他们家里或者办公室里抓住第一个小精灵,当玩家分享精灵驿站的截图时,就会暴露他们的隐私。所以当正式版发布,玩家们会发现这个信息页中在上栏的数据和下面的按钮之间有一个巨大的空白区域,这其实是Niantic在移除了这个地图截图之后,还没有来得及调整用户体验,就将正式版发布出来了。

游戏的开发者还在努力的保护玩家的位置隐私,但有些玩家已经聪明的开始伪造他们的GPS信息,从而足不出户就可以满世界的抓到小精灵或者占领道馆了。在Google Play和Apple Store上有很多伪造GPS位置的应用,玩家可以先启动这些外部的应用,然后再去收集伪造过的位置附近那些游戏元素。这带来了严重的不公平,所以这也是与现实位置有关游戏的一大隐患。所幸的是,Niantic已经公布了严厉的政策禁止使用伪造GPS位置应用的玩家破坏游戏的公正。

另外一个与地理有关的有趣方面是口袋怪物大范围的地理围栏甚至可以叫做地理封锁。这些大范围的区域包括韩国,中国和印度。非常不幸,中国又因为墙的原因赫然在列,也失去了一个与世界玩家共同探索未知的游戏机会。这些国家大部分地区因为国家政策限制使用Google地图,使得游戏爱好者成为政治的牺牲品,但也有例外,韩国东北的一个小地方束草,还有中国边境上的一些城市居然是可以玩口袋怪物的。许多韩国人竟然跑大老远的路去束草去玩这款游戏,可见口袋怪物的魅力有多么大。有一些精灵驿站是特定区域才有的,比如北美的肯泰罗(Tauros),欧洲的魔墙人偶(Mr.Mime),亚洲的大葱鸭(Farfetch’d)以及澳大利亚的袋龙(Kangaskhan)。如果你想把所有的怪兽都收集全了,那必须得跑遍四大洲!

4、未来的研发计划,以及如何改进口袋怪物
如果说口袋怪物这款游戏是个奇迹,我想一点也不过分,毕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火遍全球。通过社交媒体去传播文化基因,是口袋怪物的一条路径。这对很多人来说,已经成为一个社交标准——玩口袋怪物是一个很酷很时尚的事情。当然,一定也会有人通过强调这款移动游戏的危害,来妖魔化口袋怪物。比如,一个夸张的阴谋论就说,Niantic和CIA有关联。作者认为Niantic还是一家很GIS和地图导向的公司,不至于与CIA扯上什么关联。原因是Niantic的创始人John Hanke,就是前Keyhole的创始人,而Keyhole后来被google收购从而成为享誉全球的谷歌地球。直到现在,谷歌地球与GIS之间的数据交换格式KML仍然是GIS领域的主流,KML就是Keyhole Markup Language的首字母缩写。

如果让作者做决定去改进口袋怪物,他第一件事就是要提升怪物布局的算法,可根据玩家移动的轨迹和他们造访精灵驿站和道馆的历史来定位不同类型的怪物,而不是根据土地类型固定怪物的位置。每一个玩家都有不同的移动模式以及历史轨迹,如果算法能针对此进行个性化计算,根据玩家的历史记录来生成高等级怪物的新的可能位置。我们甚至可以把这个叫做“geo-DNA”,这是针对每个玩家的。这样,每个玩家就会拥有他们独自的精彩旅程,创造独一无二的体验。

听说在日本大地震以后,Niantic正在与一些日本的城市合作,专门推出新的精灵驿站来增加稀有怪物,从而吸引旅游者前来,间接的帮助恢复他们当地的经济。可惜的是,来日本旅游的主力现在是中国旅游者,他们都还没有被培养起来玩口袋怪物的乐趣。这仍是一个了不起的首创,展示了这款游戏有力的正面价值。估计未来,还有很多潜力去发现,也有很多研究可能基于这款游戏收获有趣的成果。作者的一个同事已经在做一个利用口袋怪物去预防儿童和青春期少年肥胖的课题计划。对于地理爱好者和GIS专家,大家都可以从这个游戏中去思考,开展科研创新,数据创新,一起发现并实践每一个了不起的想法。

原文链接

欢迎从GeoHey获取地理和位置相关的数据、知识、服务

访问网站 http://geohey.com

联系我们 contact@geohey.com

长按扫码关注公众号

王昊

用地图思考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