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水乡除了江南,还有第三极

       提起江南,大家的印象可能是这样的:

       你有没有想过水乡也可以是这样子的:

第三极

       没错,中国还有另一个水乡:青藏高原,地球上海拔最高的高原,主体位于中国境内,主要包括西藏自治区和青海省的全部及新疆南部一角,平均海拔超过4000米,是亚洲主要河流的发源地。这里是地球的最高点,被称为第三极,相对南极北极,这里却是人类活动丰富多彩的地区,从世界最高的珠穆朗玛峰到平原低谷,落差近8000米。特殊的地貌和气候,也形成了中国的另一个水乡:河之极、湖之极、冰之极。并且,正是因为有了青藏高原,才有了今天的江南,具体原因在文末揭晓。

河之极

       第三极是众多国际河流的水源地,从青藏高原奔流而下的大江大河,维系着我国以及东南亚、南亚三十亿人的用水安全,因此,第三级也被称为“亚洲水塔”。长江黄河自不必说了,在青藏高原比较有名的大河还有雅鲁藏布江、狮泉河(印度河的河源,印度河为巴基斯坦主要河流)以及并流的三江:怒江、澜沧江和金沙江(金沙江为长江上游)。 🔼青藏高原境内大河分布

        在西藏,最有名的莫过于雅鲁藏布江,它是我国最长的高原河流,也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大河之一。雅鲁藏布江发源于西藏西南部喜马拉雅山北麓的杰马央宗冰川,上游被称为马泉河,由西向东横贯西藏南部,绕过喜马拉雅山脉最东端的南迦巴瓦峰转向南流,经巴昔卡流出中国境内。

       雅鲁藏布江,蕴藏的水能丰富,在中国仅次于长江,并南迦巴瓦峰附近的大拐弯处形成了世界第一大峡谷:雅鲁藏布江大峡谷 🔼雅鲁藏布江拐弯处

       雅鲁藏布江奔流在世界最高、最年轻的喜马拉雅山及冈底斯山和念青唐古拉山脉之间的藏南谷地上。雅鲁藏布江上、中、下游形成了风光迥异的自然景观,即使在枯水季节,雪山、云彩、河流交织在一起,也构成了一幅幅赏心悦目的画面。 🔼雅鲁藏布江与尼洋河交汇处风光

湖之极

       不只拥有大江大河,“第三极”上的高原湖泊也构成了地球上海拔最高、数量最多、面积最大的高原内陆湖区,本区湖泊总面积为36899平方公里,约占全国湖泊总面积的45.2%,这里湖泊星罗棋布,形态各异,而且水色极美。大多数湖泊都与神圣的雪山相伴相依,碧蓝浩淼的湖水与洁白的雪山遥相呼应,“神山圣湖”的组合让人无不如痴如醉。

       而青藏高原上的西藏是我国湖泊最多的省区,约占我国湖泊总面积的30%。据统计,西藏大小湖泊共有1500多个,其中淡水湖少,咸水湖和盐湖居多。高原湖泊之美,几年来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关注,但湖泊本身,人们了解并不多,近20年来,这些高原湖泊正在经历着巨大的变化,有的面积不断萎缩,有的持续增长。变化最为显著的莫过于,现在的西藏的第一大湖泊,色林错,从1976年开始,稳步扩张,于2010年面积扩张到了2323.6平方公里,超过了曾经的西藏第一大湖,也是西藏三大圣湖(玛旁雍错、纳木错、羊卓雍错)之一的纳木错2017平方公里,一跃成为西藏第一大湖。 🔼色林错2010年遥感影像图

        到了2015年,色林错和纳木错的差距进一步扩大了。而且,色林错的面积还在增加,在2017年,色林错的面积已经达到2391平方公里。 🔼2015年色林错和纳木错的分布        

       虽然纳木错西藏第一大湖泊的称号没有了(这些年其实也在不断扩张,只是速度没有色林错快),但是依然不影响它在西藏圣湖的地位。纳木错,在藏语中的意思为天鹅湖,它与湖岸的神山念青唐古拉山脉的主峰遥相呼应,简直就是珠联璧合,去过西藏的人,基本都能遇见转山转水的藏人,也会听到关于仓央嘉措凄美的爱情故事,“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相见。“,这也给神山圣湖组合增添了很多宗教、神秘的色彩。而且青藏公路在纳木错南边经过,去纳木错非常方便。色林错则位于人迹罕至的藏北高原,周边没有交通主干线。可见,在湖泊届,地理位置是多么重要,还有拥有一个什么样的搭档也一样重要。

冰之极

       青藏高原之所以成为河湖交错的壮丽风景,那么这么水都从哪来呢?包括之前提到的很多湖泊也都在不停的增加面积?这就不得不提到青藏高原的冰川。由于青藏高原山脉很多,高山对高空水汽有阻隔作用,有利于形成降雪,从而在高山形成壮观的山岳冰川。而且青藏高原冬季降雪量也挺大,同时因为气温低,所以蒸发弱,有利于水的保持,形成了广泛的冻土区域,这些也是河流水源的重要补给,一般春季冰雪融化时,都会形成汛期。除了南北极以外,青藏高原是地球上冰川分布最广泛的地区,拥有36793条现代冰川,冰川面积达到了49873.44平方千米,冰储量为4561立方千米。        冰川之美同样让人叹为观止,青藏高原上的普若岗日冰川是除了南极、北极以外,世界第三大冰川,也是整个纬度地区最大的冰川。

       但现实总是很残酷,但根据2010年公布的第二次青藏高原综合科考察研究结果发现,过去50年,青藏高原及其相邻地区冰川面积退缩了15%,高原多年冻土面积减少了16%;青藏高原大于1平方公里的湖泊数量从1081个增加到1236个,湖泊面积从4万平方公里增加到 4.74 万平方公里;冰川的消融,短期内增加水量形成湖泊,也会导致很多冰湖溃决、洪水、泥石流以及滑坡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形成洪水灾害。这一切的根源,当然都是全球气候变暖——冻土融化、冰川萎缩、降雨量增加,虽然青藏高原仍美不胜收,但在冰冻圈一步步退化的进程中,它的美丽透着悲伤。

青藏高原与江南水乡

       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青藏高原的和江南的关系就是,没有青藏高原,就没有尽头的江南。

       这一切都要从控制全球气候的风开始说,正常的风是下图这样。但是受到地形、环境等因素的影响,风也会不走寻常路。纵观南北纬30°附近,夏季受副热带高压控制,天气炎热、降雨少,容易形成干燥的沙漠气候,如撒哈拉沙漠。        但当它行走到青藏高原时,被高海拔、大面积的高原挡住了去路。巍峨的群山迫使大气环流从高原西部开始分成了两路。北路季风,将干热的气流,带到新疆、甘肃、内蒙一带,形成了现在西北地区“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奇特壮丽风光。        而本该接受干热季风影响的中国东南部,摆脱了成为荒漠的命运。至此,作为江南人,对青藏高原的情感,除了敬畏,就是无比的感激了。        综上所述,青藏高原是造就了江南水乡的另一个名副其实的水乡,而且对中国的气候都有着举重若轻的位置。由此可见,大自然中的一切事物都是有联系的。在社会、经济中,也一样适用,从多个视角去挖掘现象背后的本质,抽丝剥茧,才能真正找到事物之间的内在联系,这也如地理大数据井喷的今天,我们所要做的事情,通过多源数据,去挖掘其背后的潜在价值,再通过数据去找寻最佳的解决方案。

天高地远

继续阅读此作者的更多文章